您当前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西安风情 > 文学艺术 >

张升阳:书倌

2013-03-11 11:27  兵马俑在线  字号:T|T

山高路远的穷乡僻壤,哪家要来个稀罕的客人,不到一袋烟工夫,全村的人都会知道,再要来个货郎担子、剃头担子、箍漏匠、耍猴的……婆娘女子娃、老汉小伙子非得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。唯卖书的来了围的是念书的娃和捋着胡须的乡中老先生,其中也有一些小伙子,要么就是母亲领着稚嫩的儿子,爷爷奶奶领着淘气的孙子同书倌在热烈地讨价还价,最后买下一支铅笔、一个墨盒,或者一根米尺、提着满娃的耳朵向书摊这边走一副扑克牌。然后有笑着走的,有哭着走的,还有赖在书倌的担子旁任大人怎么拉都不走的。

书倌不经常到村里来,但大伙都熟悉,亲热地称他翟师傅、翟老师,体现的是乡里人对文化的尊重。书倌的担子一头是木箱,装的是文房四宝、口琴、乒乓球、球拍,还有图钉、铁夹、橡皮、作业本之类的文具用品。另一头是大纸箱,装的是书籍、报纸杂志。每到一处摆摊时,翟师傅总是将那些报纸杂志分门别类地摆放整齐。当然,这些书籍大部分是《新华字典》、《小学生字典》、连环画《邱少云》、《三国演义》、《高玉宝》……报纸杂志多是过期的,但在这里仍散放着栩栩的光芒。

只要把书一摊开,或蹲、或站、或蹴,很快就围满了人,有的挑书选书,有的入迷地读着,有的还干脆拿出笔和本子在抄录。这时候,翟师傅一边招呼着顾客,一边不时地用眼睛的余光向书摊这边瞄一下,遇到买书的,他总是笑眯眯地收钱,送书。趁翟师傅收钱转身的空儿,满娃以极快的速度将一本《小学生作文选》塞进衣服里。诚娃拉了一下他的衣角,悄声地说:“你这是弄啥哩!”满娃说:“你甭管!”说着这两个小家伙从人缝中溜走了。其实,翟师傅早就看清了他们在捣鬼,他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,继续招呼别的顾客。

过了一会儿,只听得从东边传来满娃的求饶声:“我再也不敢了!”大伙回头一看,是满娃妈来。她走到翟师傅跟前说:“翟师傅,你看这娃不争气,拿了一本书,我看定价是三毛五,我实在拿不出,这是四斤新绿豆,你就收下吧。”翟师傅笑着说:“大妹子,不要紧,我知道你日子过得紧巴,也知道娃爱念书,这本书就算我送娃了。我也注意到娃把这本《新华字典》翻看了好几遍,摸了再摸,连这书也送给娃。”满娃妈不好意思收,旁边的大伙都劝她,她也只好收下。满娃妈忙让满娃过来说:“赶紧给翟师傅鞠个躬。”满娃面带愧色地深深地弯下了腰,含着泪水说:“翟伯伯,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。”翟师傅仍然是笑着说:“好娃,好娃。大妹子,绿豆你拿回去,让娃好好念书。”后来满娃考到西北大学,是我们村的第一个大学生。

时光已过去了大半个世纪,让人怀念的书倌已销声匿迹了,但我永远不能忘记每次对书倌的企盼。那个艰苦的岁月里,一个劳动日只值九分钱,一本薄薄的书都定价两三毛,或者更多。所以,书倌来了要买一本极想要的书,让母亲特别为难。有时实在逼得母亲没有办法,她也只好咬着牙给我买上一两本。至今,我书案上的《新华字典》,随我从上个世纪的50年代走到今天;随我从读书到教书,到当新闻干事,当广播电视局长,到如今……我所经历的,它都经历了;我品尝过的酸甜苦辣,它也和我共享了。所以,我记住了书倌,记住了这位文化使者。

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(www.wmxa.cn),转载请保留本链接,敬谢!

    陕西农村报
    本文链接:/a/201303/21282.html
    全站热点
    陕西遭遇最强沙尘 部分药店口罩售罄

    2013-03-10 09:59阅读

    警惕非法集资 快速致富骗人伎俩

    2013-03-07 10:34阅读

    “光盘”行动中餐馆何不以奖代罚?

    2013-03-05 12:20阅读

    陕西走特色生态文明发展之路 美丽陕西正起航

    2013-03-01 23:58阅读

    光盘行动在西安

    2013-02-25 11:42阅读

    宝鸡凤翔走出的书画新星

    2013-02-21 23:13阅读

    把祝福喊出来 微信拜年成新宠

    2013-02-17 17:38阅读